上一期

尹虹:为革命而革命,为标准而标准   张有卓:中小企业如何在严冬中活下来   张念超:看待职业要与时俱进   张永农:人际关系决定寿命长短   金意陶 质感系瓷砖   葆威磁砖   日日升、日日顺企业   佛山市金展鹏贸易有限公司   世纪新贵磁砖   宏陶陶瓷   通利大理石瓷砖   金尊玉大理石瓷砖  

 
前一期
数字版首页 > 第969期 > 02版:专栏 >
下一篇

尹虹:为革命而革命,为标准而标准

尹虹:为革命而革命,为标准而标准

2018-11-02 20:51:04 陶瓷信息报

大概一两周前,与一班媒体人在聊天,罗杰说了一句“为革命而革命”,我马上附和到“说得好”。一直拟写一篇“为标准而标准”的文章,鉴于自己与标准的渊源,不知道该怎样剖析这个“为标准而标准”的实质与原因。这一句“为革命而革命”,让我忽然大悟,以前我们为了自由与民主而革命,现在很多“铁杆”还在坚持自己是“最革命”的,但是他们不再为了自由与民主,甚至不敢提一下自由与民主,为了什么?就是为了革命,为了革命而革命,为了把自己的行为与革命捆绑在一起,自己自然也就成为革命者。如:前段时间颇具影响的吴小平写出了文章《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还有人社部邱小平关于工人要与老板(企业家)分享企业经营的成果,我在设想这些奇谈怪论如果不是接受特别授意,那就是典型的为革命而革命。因为我们始终默认为革命而革命,各种极左或左倾思潮与言论就可以横行霸道、畅通无阻。

说回到标准,不知道最近大家是否注意到关于标准的新闻特别多,就这一周《陶业要闻摘要》收录的就有:1024日,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发布关于征求《陶瓷板材》、《发泡陶瓷隔墙板》、《烧结透水砖》协会标准(征求意见稿)意见的通知;1025日工信部发布215项机械、建材等行业标准公示;1026日,由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发起,佛山众陶联供应链服务有限公司起草的《建筑卫生陶瓷用煅烧α型氧化铝》、《建筑卫生陶瓷用水玻璃》、《陶瓷用锐钛型钛白粉》、《陶瓷砖坯体原料取样方法》、《陶瓷砖坯体原料检测方法》共五个团体标准通过专家评审;1031日《大规格陶瓷板技术要求及试验方法》国家标准启动会召开……,很快我们一定是全球标准最多的国家。

前段时间,在国家标准主管机构的带领下,据说是为了削弱行业标准而发展团体标准,允许各个协会建立标准化委员会,大量发展团体标准,听说过去一年有2000多个协会成立了标委会,在此后数年内如果不受到明确干预,估计类似的标委会数量至少可以翻两番。因为全国至少有20000多个协会,上级领导又喜欢标准、政府还给予补贴、企业需要标准“装饰”,各种标委会一定会应运而生,数量不再翻两番才怪呢?!

2000年全国建筑卫生陶瓷标准化委员会成立,我出任标委会副主任至今,当时陶瓷行业的标委会还很少,很多标准化的工作都是边学边做边完善,做标准主要就是为了建立行业产品评判的统一基础,给行业或产品设立一个基本门槛,现在似乎出现一股潮流,做标准不是为了行业与产品,而是为标准而标准,为行业地位而标准,为产品背书而标准,为品牌形象而标准,为标准而标准,为标准而言其他……,这样的结果,就会出现大量重复标准、无用标准、短命标准等等。例如:最近行业出现的《负离子瓷砖》标准,我所知道已发布的、评审的、在起草的、拟立项的各种《负离子瓷砖》标准大约有5个,可以有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团体标准等,国家陶瓷协会可以去做负离子瓷砖标准,建材协会、流通协会也可以去做,省市地方陶瓷协会也可以去做,理论上来说,任何一种产品都可以拥有10个以上的各种标准。

目前我已经任三个标委会的副主任了,最近又再次出任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秘书长,发现也在做标准,难道我们也要成立一个标委会吗?今年在CSTM(拟对应美国的ASTM)成立建筑卫生陶瓷方面的标委会时,我这样说,在这样的背景下,各种标委会将如雨后春笋,估计不出五年就会来一场整顿,我们应该多研究讨论一下顶层设计,做好整体框架规划。为标准而标准不应该持久,但是如果为革命而革命还持续的话,那就很难说了。如果佛山陶瓷也需要大量标准的话,不是为标准而标准,才会考虑是否成立专门的标准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