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期

尹虹:生命、爱情、自由 汉贝托 Humberto Valles:在米兰的惊喜发现 张有卓:自信是企业的命脉 张永农:报纸是产品 金意陶 质感系瓷砖  葆威磁砖  日日升、日日顺企业  佛山市金展鹏贸易有限公司 世纪新贵磁砖 宏陶陶瓷 金尊玉大理石瓷砖

 
前一期
数字版首页 > 第965期 > 02版:专栏 >
下一篇

尹虹:生命、爱情、自由

尹虹:生命、爱情、自由

2018-10-05 09:38:45 陶瓷信息报

——布达佩斯之行杂想

 

9月底,意大利博洛尼亚的陶瓷卫浴产品展(CERSAIE)与里米尼的陶瓷卫浴技术装备展(TECNARGILLA)结束后,团友们10月1日飞回国内。我此前预定了10月2日下午从罗马飞抵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大概一个月前在携程看罗马飞布达佩斯单程机票仅270元人民币,慢慢发现机票已经涨到285元了,赶快下单。我在想这个票价是不是是市场竞争(恶性还是良性?)的结果,如果国进民退,应该不会有这个结果。这种廉价航班没有免费行李托运也没有餐饮。在罗马机场由于登机口的临时更改(D6改为D9),差点误机,较晚登机,导致一个标准手提拉杆箱也要被迫托运。一进入机舱就发现不对劲,自己的手提电脑也放在拉杆箱里(国内电脑是不可以托运的),拉杆箱也没有锁,想再把电脑拿出来,空姐说不可能,只有作罢。一路忐忑不安,电脑丢了或坏了怎么办?大约两小时航程,飞机安全降落,机舱里响起了热烈掌声。这样的经历还是第一次,以前仅听说以色列人回国飞机降落后,大家都要鼓掌祝贺,没有想到布达佩斯也如此(后来听说俄罗斯也有这种习惯),算是在预祝我的电脑有惊无险。很快就顺利地提取了拉杆箱,检查电脑,安然无恙。仅是让我在行李提取处等了大概20多分钟。布达佩斯机场很小,也比较乱。

第一次来匈牙利,细想之下对匈牙利几乎一无所知。就知道匈牙利原先是一个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当年经济不错,后来与南斯拉夫成为老牌修正主义国家,现在又加入了欧盟、成为申根国家。一个国家如此大跨度的演变,而不是通过战争、通过暴力、通过流血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老百姓安居乐业、平稳过渡、生活质量有所提高,不知道是不是就是我们幼时教育所说的“和平演变”。还是匈牙利人民对爱情与自由的向往,对生命的尊重,如果这样,和平演变也没有什么不好啊。

事实上,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是通过一首诗《自由与爱情》,知道作者是诗人裴多菲(Petofi Sándor),而裴多菲是匈牙利人。这首诗大概是在三十年代(1930’)由左翼作家殷夫翻译成四句五言诗,朗朗上口。全诗:

生命诚可贵,

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

二者皆可抛。

1949年以前,这首诗在无产阶级革命人群中广泛流转,我的前辈讲述的、编写的不少故事中都有这首诗(我也是从他们的故事中学来的),很多英雄人物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不是挥笔写下这首诗作为绝笔,就是引吭高歌这首诗走向刑场。这班人自己上台执政后,因为忌讳“爱情”,也不崇尚“自由”了,这首诗就基本不在官方流传了,进入1960’年代后,因为匈牙利的裴多菲俱乐部事件,以及后来莫须有的中国裴多菲俱乐部,这首诗就基本再也听不到了。

记得大概是我读高一的时候(1972年),我同班方同学,在作文中将这首诗改写为:“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革命故,二者皆可抛”,得到作文老师高度赞扬,在课堂上全班朗读,那个年代,什么东西只要与革命联系上了,就可以大放异彩。当时我也很佩服方同学的智慧,现在方同学已经移民加拿大二十多年了。有没有爱情与自由二者皆抛,不得而知,一定已经抛弃革命了。

第二天第一件事就是到酒店前台咨询服务员在首都可有关于裴多菲的景点,服务员虽年轻也知道裴多菲,依靠电脑查阅后回答我,裴多菲不是本地人,只有他家乡有相关的景点。对匈牙利就是几乎不了解,来这里仅是旅游度假,到处转转,换换环境。平生没有读到万卷书,是不是可以行万里路也不那么重要。现在坐飞机,万里路,小意思,有电脑,有云端,万卷书,也不在话下。